http://0431ski.cn

抢滩新零售 “数智”“无人”需跨成本之坎

抢滩新零售 “数智”“无人”需跨成本之坎

  EASYGO 未来便利店(国贸店)。记者 李保金 摄

  无论是无人零售还是线上线下融合的生鲜新零售,喧嚣过后都不得不面对成本之坎。继美团的小象生鲜调整关闭部分店面之后,永辉超市旗下的超级物种也出现关店情况。

  无人零售的景况同样不佳。“现在无人零售已经进入理性冷静期。20多家无人货架企业所剩无几,之前声称要大肆扩张的无人便利店也进展缓慢,市场体量变化不大。”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说。

 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日调查了解到,无论是无人零售还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新型零售,虽然做到了“数智”“无人”,却仍需跨越成本之困,在不断试错、快速迭代的过程中,各种新零售的创新模式仍在继续探索,高损耗、高成本、难盈利等多个痛点仍待破解。

  无人零售快速迭代

  扫码进店、选购商品、扫码结算出店……记者近日在北京国贸附近的Easy Go未来便利店体验了自助购物。虽然操作方便快捷,但记者发现前来购物的人并不多。

 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日致电24爱购客服时获悉,目前公司在北京的无人便利店仅有两家。而据业内人士透露,由于24爱购的无人便利店内摆放较多高端智能售卖设备,成本高昂,以及投放点位有问题,导致这一模式未能大批量复制。

  就在两年前,无人零售风云突起。随着2017年6月缤果盒子落地上海,“无人超市”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市场追逐的“新风口”,小麦铺便利店、小e微店、怡食盒子、24爱购、F5未来商店、Easy Go、Take Go等一批无人零售企业像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 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1月底,全国自助贩卖机存量达40万个,整体市场规模约180亿,无人零售货架累计落地2.5万个,整体市场规模突破3亿,无人便利店累计落地200家,2017年无人零售市场(含贩卖机)交易规模保守估计接近200亿元。2016年至2017年,包括无人货架企业每日优鲜、友盒、小e微店、果小美等,自助贩卖机企业天使之橙、饭美美、友宝等,以及无人便利店企业便利蜂、缤果盒子、小麦铺等在内的近20家企业获得投融资。

  但经过了“疯狂”的2017年之后,于2018年开始,大量无人零售企业像触及了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。2018年年初,无人货架领域的头部公司之一,于2017年6月成立的猩便利在先后获得1亿元天使轮融资和3.8亿A1轮融资后,突然被爆出大量裁员,引起行业震动。

  2018年2月份,成都的无人货架项目“GOGO小超”因扩张过快,以及投放策略出了问题,被曝停运,从开业到停运仅有4个月左右的时间,该项目也成为西南地区首个倒闭的无人货架项目。与此同时,GOGO小超的运营企业成都小芒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“GOGO无人超市”项目也陷入暂停营业状态。

  2018年7月,长沙的孚利购无人值守智慧店开业不到一年就搬迁。

  2018年12月20日,京东到家出于业务调整也暂停无人货柜项目“京东到家Go”。

  2019年年初,无人货架企业果小美创始人兼CEO阎利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果小美早已放弃无人货架业务,现在正在做线上电商。”

  经过试错后,小e微店也已放弃无人货架,转型无人便利店和无人智能货柜。

  “无人店只有冷冰冰的一间屋,缺少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温暖和踏实感,有些店面物价较高、品类较少,购物体验并不好。”一位体验过无人便利店的顾客反映。

  新零售龙头相继调整店面

  除了“无人零售”快速迭代之外,线上线下结合零售,高资产难盈利的现状也是不得不直面的难题。今年以来,快速扩张后的小象生鲜、超级物种等多家新零售企业被爆关闭部分店面。

  美团点评在2019年一季报中称,“在自营模式方面,由于回报低于预期,我们于第一季度关闭了三四线城市的小象生鲜超市,并将专注改善北京其余两家店铺的购物体验及营运效率。为进一步探索生鲜零售分部,我们亦开展了于社区经营小型超市的试点计划。”据媒体报道,小象生鲜日前先后关闭了位于常州、无锡的多家门店。

  近日,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关门,同时有媒体报道称,永辉超市对部分地区的超级物种门店下达“盈利通牒”:再不盈利,就要下课。永辉云创相关负责人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上述门店的变化是属于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。并表示,盈利一直是超级物种的考核标准,但不存在不盈利就关店的“通牒”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